dm

昨天去台大鳴風廣場聽音樂

正好遇到杜鵑花季

所以順便欣賞杜鵑花

 

 杜鵑花

好美白色杜鵑花

 杜鵑花

粉紅也好美

 杜鵑花

盛開杜鵑花夾雜含苞花纍也是挺迷人

 杜鵑花

一邊欣賞邊拍

 杜鵑花

怎麼時間過的真快

而且還找錯地方

好家在音樂會開始

正好趕上

 

 吉它

吉它社

首先是吉它表演

主唱者陶醉自已的音樂

聽者也沉迷她的歌聲

 吉它

吉它社

吉它表演

加上兩位伴奏

譜出美妙音樂

 聽音樂

流行歌社

自已在按拍

不小心調到續拍的影片

主唱者3首廣東歌

讓人如同進入他的音樂世界

一同享受音樂美

 聽音樂

流行歌社

主唱英文歌,因自已熱愛

讓他想和別人分享

他喜歡音樂

 聽音樂

爵士社

是音樂會最後重點

主唱者喜愛老鷹之歌

所以皆唱他的歌曲

 聽音樂  

爵士社

從小無意之間找到他父親黑膠唱片

從此開始學習老鷹之歌

老鷹之歌 El condor pasa

一九七○年代賽門與葛芬柯二重唱《惡水上的大橋》專輯裡的〈老鷹之歌〉

是秘魯的原住民音樂,用蓋丘亞語(quechua)寫成的歌謠。

原作者阿羅密亞‧羅布列斯(Daniel Alomia Robles,1871-1942)

一九一三年應首都的「馬希歌劇院」邀請,為民謠小調說唱劇(Zarzuela)

的演出寫曲。八節音樂,三段劇情描述原住民抗拒美商雇主壓榨,

呼籲後山的礦工團結建設家園,像神鷹自在翱翔。〈老鷹之歌〉(kuntur, kuntur)

是最成功的一段,有著秘魯豪哈區(Jauja,安樂園之意)印加情歌的況味;

一種謙卑、樸實的望鄉愁緒和喜悅揉雜的意境,緬懷昔日印加帝國光彩。

這齣說唱劇五年內演出三千場,反映原住民的文化認同與期待。一九六○年代「印加民俗樂團」

在巴黎劇院演出,誤為十八世紀佚名的樂曲,賽門現場聆聽,嘆為觀止,遂填詞演唱,

風靡全球。爾後衍生類似詞曲近四千五百種版本。

參考資料:http://club.ntu.edu.tw/~luisachang/united/column/condor_pasa.htm

    全站熱搜

    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